学生日志
亲情与爱
去北京工作后,常常周五晚上回到家。有时候糕还没睡着,听到我的脚步声,一头钻进被窝里,装睡。看着被子一抖一抖地动,知道他在偷笑。这个臭小子,“恐吓”几句,顺便许个奖品算是“胡萝卜”,他哦哦几声,很快就睡着了。 以前,假如没有一碗香喷喷的加蛋加醋加榨菜的面条奉上,他岂肯轻易就范。 周末辅导他功课,数学做完,顺便考他心算“25乘25是多少”“55乘55的答案”“65乘65呢?”这时,他神采飞扬,对答如流。这个快速心算法,说起来还有点故事: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生了场病,要住院。同病房病友的老爸厉害,能够快速报出2位数之间的乘法答案,把我给佩服的。临出院的一个晚上,他教我这套心算口诀,我记得牢牢的。30年以后,我教会了儿子。 这算是传承吧。我想到上小学时,由于生病错过了课,妈妈手把手教我珠算。那时上手很快,第二天晚上就能快速地从1加到100,每次都是5050,丝毫不差,好有成就感。现在我做了父亲,手把手地教自己的孩子,但妈妈在氤氲的白炽灯光下,侧面的表情、眼神我印在脑海里。 这个周末去医院看父亲,他的指甲1个多月没剪变长了,我怕他去搔痒处抓破皮肤,不敢怠慢,找来指甲钳帮父亲剪指甲。年纪大的人,指甲会变硬变粗糙,指甲钳往往使不上劲,得耐心一点,慢一点,免得剪到指甲肉上。剪完后,打磨搓平,弄干净。一个、两个、三个……等到全部剪完,父亲冲我笑笑,点点头。 哎,这笑容? 似乎在我脑海也有存档。我想想……对了,那是30年前的衢州汽车站,11岁的我站在车站广场上,看着行李,期待的眼神盯着几十米外的售票处。仿佛过了很久,父亲从长长的队伍中挤出来,满头的汗珠,扬着刚买到的车票,也是这样的笑容。因此,后来我读朱自清先生的《背影》,是感同身受的。显然,这样的老镜头在飞机、高铁快速覆盖全国的今天,是稀缺的,是奢侈的。正如木心先生在《从前慢》的诗中所言:从前的日色变得慢,车马邮件都慢,一生只够爱一个人。 有了自己的孩子,思絮更多萦绕在他身上。今年暑假,我和爱人带他坐重庆的过江索道。夜色刚刚降临,悬空的轿厢在风中有点抖动,儿子迈进去时有点紧张。我拍拍他,示意爸爸妈妈在旁边,没事的。我搂着他,他拉着我的手,放松下来,还调皮地说着刚刚学会的两句重庆话。 江上的风有点大,从镂空的窗里卷进来,裹住每个人。这时,耳边仿若传来他的背诵声,那是《木兰辞》中的几句—— 旦辞爷娘去,暮宿黄河边。不闻爷娘唤女声,但闻黄河流水鸣溅溅; 旦辞爷娘去,暮至黑山口。不闻爷娘唤女声,但闻燕山胡骑鸣啾啾。 ………… 我们希望孩子茁壮成长,羽翼丰满,可又担心他离家远行的那一天,会心如刀割。 先不多想吧,眼下,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。多陪老人,多陪妻与子,以爱的名义。

出处:微信公众号
录入人:潘嘉禾
录入时间:2017/12/15
点击数:430
班级:五(8)班
本文得分:
 附件:
好评:
打分:

  下一篇:烟花
  上一篇:给老爸的一封信
>>发布评论
查看全部 
点评

Email:
表情:
验证码: * 换一张注意图片中字母的大小写
姓名:  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  •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  •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  •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
  •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
 
Copyright 2010-2013 YYSoft
Education SoftwareCorp All Rights Reserved
版权所有:万博体育官网 技术支持:杭州育友软件有限公司